Chung Yuan Christian University

The Zoo of Menagerie

以menagerie作為方法論,策劃一個揭示圓山樂園的展覽。
圖1

Menagerie

Menagerie是動物園的前身,它是文藝復興時期,歐洲權貴建造來展示稀有動物的地方,是一種有權人士藉由動物對人的吸引力展示權力的手段。

對比動物園的觀看條件變得模糊且難以討論,menagerie的空間則相對具有清晰地觀看目的性,於是我開始思考這能否演變成一種現代展示空間的操作策略,以策展人被賦予的權力對應過去掌權者的權利,進而引發對於展覽對象本身更大的反思。

圖2

圓山樂園集體記憶

以動物園為首,過去圓山是全台唯一的遊園地,樂園一般地存在大眾心中,連同再春游泳池、兒童樂園、明治橋、台灣神社等等,構成庶民娛樂的場域。

隨著時間推移,動物園搬遷、泳池被填平、明治橋被拆除,現在留下了一座地形中隱約透著動物園痕跡的山,還有山上幾道被切割出來的平台,以及明治橋的435塊遺構堆放在填平的泳池上,隱藏在被高速道路包圍下的城市角落。

圓山樂園的退場,在我生活的年代留下異質狀態的圓山,而樂園的進退,背後其實都是權力符號的堆疊與移轉。

我希望可以透過將人指涉到動物、遺構的維護者、防洪牆內的人等樂園真實事件中的角色,透過觀展策略與空間衍伸,策劃一個揭露圓山樂園的展覽。

圖3

Found Object(既成物)/策展策略

我利用選定基地上的既成物(found object)作為集結的材料與操作的限制,分別是:

路徑與平台 | 地形學經驗的基礎
最高點的機房 | 環景視覺的效果
現有的植栽 | 代表山的意象,原則上不做更動,僅在設計上稍為增加、變化
保留擋土牆 | 界定空間,作為暗示建築行為的標記 。

策略上,我重新轉化了menagerie即「人的籠子」的概念,以監控系統散佈在各個代表事件的展場中,用特定視角紀錄人與空間的關係,引導人到達監控室觀看畫面的方式,讓人聯想起上在各個展區被支配的身體經驗,進而開啟非客體化的思考。

圖4

展場 | 435 Remains/Flood Wall

展場分為六個,各自代表不同事件。首先是再製的明治橋遺構,藉由打掃的活動作為觀展方式,其中一個遺構的面採用亮面鋁板,在打掃的路徑上映射出週邊的環境,同時鏡面上標記有遺構編號,讓人藉由打掃產生徒勞的路徑有指認參照的系統,其他四個面模仿真實遺構的質感,透過近距離觸摸,讓人像對待好友的遺物的方式感受

第二個選在found object中擋土牆最密集的點,映射當年過高的防洪牆隔絕自然的基隆河水,人們卻在牆內對再春游泳池趨之若鶩的奇景。透過新皮層的搭建,界定牆內的自然與牆外路徑的非自然,並透過時間機制,讓皮層週期性開合,以牆內設置的特殊角度躺椅,拉高人的視角來直視攀進牆內的人,創造窺看的瞬間。

圖5 圖6 圖7 圖8 圖9

展場 | Tiger Cage/Pain House/Bear Pits

剩下的四個展場都是以圓山動物園為揭露對象,我以當的文獻資料與現今籠舍的設計作為轉化的參考,以動物心理學的角度,利用幾種被迫害動物的籠子設計,轉化為人也可以同理感受的空間,盡可能去理解動物遭受的身體與心理傷害。

Tiger Cage|一般在空間處理上,為防止老虎優異的跳躍能力傷害觀賞民眾,園方用切割平台的方式降低助跑距離,但其實心裡的安全距離與真實的具有落差。藉由基地上最大的平台設置一套界定安全距離的機制,回應人類防範危險動物時,空間自由受制的動物迫害行為。藉由牆的暗示,人在系統中行走時永遠無法碰到另一個人,並利用旋轉門與植栽鋪面的內空間,回應老虎在籠子中因焦慮產生無限迴圈的刻板行為。

Pain House|讓人體會動物因為空間的壓迫性所產生的刻板行為,行徑中必然產生與陌生人過於靠近的距離,加上單一出入口的配置,使人必須透過地面的亮度,探索內部空間。而出又到原路徑之間,配置有定時撒水系統,時間性的關閉道路,人可能出來之後就會被困在裡面,帶出等待的焦慮和身體的壓迫感。

Bear Pits|我利用基地上兩個制高點的其中一個,電力機房的空間,轉化熊的籠舍原型—熊洞的狀態,並藉由模糊視覺與感知邊界方式,讓人體會熊洞設計中熊被剝奪五感的恐懼。

把機房翻轉為原本熊洞中,人觀看熊的空間,在下層活動的人受到噴霧系統被剝除視覺,唯一可以參照的地面,也被沙坑模糊邊界,設想人在失去方向性時,會慣性向上尋找參照物,此時會看到以耐候剛材質設計的柱列,此柱列轉化於熊洞中刻意放置的樹,熊原本是不愛爬樹的動物,卻因為水泥牆的阻隔產生逃脫慾望,以觀眾的視角, 熊爬樹反而成為動物表演,柱列代就表那棵樹,人參照柱列時,能看到因為霧氣造成的鏽蝕範圍,還有霧消散後,在沙坑中被模糊的影子對比打在機房水泥牆面上的清晰光影。

圖10 圖11 圖12 圖13

展場 | Monkey Island

Monkey Island|這是圓山動物園第一個非封閉籠子的展示方法,簡單說就是我們在現代還是經常看到的,把猴子圈禁在水池中的人造島,以階級狀態展示動物,等同把動物變成展示品,與之原本棲息的樹林分離。

我選擇基地上原本展示猴子的這個區域,還留有可見的水池,藉由凹地的地形設計過道,人在自動分隔系統中,會因等待產生滯留的排隊行為,因凹地的關係,人的滯留容易被其他高點以展示物的視角觀看。

圖14 圖15 圖16

Tunnel Museum - 解碼

從監控室離開後,人會下一段很長的陡坡,藉以地形學擴大最初入口上坡的記憶,在地形變化中進入隧道美術館,藉由陳列真實的資料與策展概念,人透過熟悉的看展方式,對先前的觀看行為進行解碼。

圓山過去作為一個娛樂大眾的生活場域,這個廢棄的地點在未來變化當中可能喚起公眾的意識覺知嗎?最近流行的一個字詞hypocognition-次認知,這個詞義指涉一種unknown unknown, 指的是說我們在未知的生活領域當中徘徊,對於我們所知道的事物就會感到沾沾自喜,但對於未知卻毫不在意。我想過去圓山給人的樂園形象背後權力行使與移轉的這段歷史,就是這種狀態。

我嘗試以menagerie的概念作為策展提案,提取menagerie空間原型所影射的「權力展示」、「煽情(erotic)」、「觀看的身體性」等暗示,希望從這個展離開的人,觀看到權力的鏡射,意識到身處之地的歷史,並能因為身體經驗與觀看層次的不同得到啟發。

圖17 圖18 圖19 圖20
瀏覽其他作品照片 區域地圖位置 影片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