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ng Yuan Christian University

屏東之石-將車站做為自然的容器

以屏東車站作為基地來討論:如何以水墨畫的觀看方式將一座現代化的車站轉化成為地方的日常自然。

圖1
圖2

設計動機

火車站,作為游子餞別的場所,或是旅人的入口。是人與人之間關係的編織機
水墨畫,作為文人對於日常自然的轉化,透漏咫尺千里的空間資訊。

隨著時空收斂,車站功能轉向行銷城市與連鎖消費空間,卻也漸漸失去鄉村的活力。藉由調查成果,我主張從水墨畫當中找到觀看屏東的方式,將新車站作為屏東的濃縮,市民的生活日常、遊覽屏北的遊客中心。

圖3

什麼是屏東:

我在當地舉辦了一個工作坊,邀請受訪者介紹屏東,並繪製了《屏東的自畫像》與《理想的屏東》。

綜合受訪者的生活經驗,大家共同認同的地方就是自然的味道,因為只要談到屏東,不約而同地就會談論自然,除了大自然,還有一種是人與人之間自然而然的、人文的生活方式,因此我將自然的滋味分成三味素:

圖4

大自然:大面的天空、遠山、近樹、大河

圖5

自然而然的行為:傳統市場的人情、聚集聊天的街道芭蕾

圖6

人造的自然:地坪抬升、棚下空間、水池降溫

設計方法:

圖7

我將我的設計定調為:以車站成為自然的延伸。將建築成為環境的一部份,對匿名業主產生自然的共感,因生活經驗不同而解讀出人人心中不一樣的屏東市。我創作了自己的理想屏東,並從中取出了五種可以轉化成為空間的觀看方法,將屏東人最喜愛的這三種自然做回車站中:

圖8

這五種觀看方式分別為:步步看、面面觀、取移視、推遠看、拉近看

圖9

步步看:是指按一定路線活動的觀察方法,
紅色的虛線是屏東人日常的生活序列,這三個地點分別代表這座城市的三種人每日所必經的場所,而我將這些機能引入基地當中,自然的產生活動。

圖10

面面觀:是指畫家將存在於空間中不同方位的景物,經由觀察,組織進入畫面當中。
我以鏡面的凹凸透反原理聚焦或發散場景,組織進入動線當中, 虛像與實像構成了一幅動態的壁畫,作為序列的過渡。

圖11

取移視:是指經由等角透 避免遠景被遮擋 以增加觀者的空間認知。
經過問卷調查發現屏東人對自身方向感是模糊的,因此我以空間當中的曲面,使人們在觀看時多了更多視點,增加對位置的認知

推遠看:指將主體抽離客體,以獲得更完整的理解。而我將它作為序列的高潮
當人們以為進到了車站就等於進到了屏東山水畫當中,會發現這個美術館是空的。 而在繞行盒子的過程中發現外面(剛剛體驗的市集與廣場)才是畫中的真實,動線提供了一種推遠的、不在場的觀看方式拼接這座小鎮的三個風景。

拉近看:把遠處不清楚的景物,拉到近處來看清楚
再月台上可以看到大武山被收束在消點底端,去回味大自然與屏東的關係。 在平台上,天空也重新與土地拉近了距離。

透過以上幾種觀看方式,旅人可以感受到城市中和諧的三種自然,並發現屏東的自然是如此瘋狂。

空間解說

圖12

我以美術館的類型做為屏東車站的原型,當旅人買票進入車站將會期待在車站當中閱讀到以屏東為主題的展覽。

圖13

然而第一個迎接旅人的是一個空白的大廳,巨大的樹幹與鏡面延伸的空間是對於期待看見具象畫作或雕塑的調侃,因為屏東的自然三味素就存在於日常當中,這個空間僅提供觀看者一種抽離的、具有思考的觀看方式,而非直接置入自然的印象。

圖14

我將挑高且遮不到雨的大棚架拆掉,改而以低矮但簡潔的屋頂取代,此時上行月台的旅客在等車時會注意到大武山被收束在東方(車的來向),在高處等車則時多了一些神性、紀念性。另一方面,我將原先在地面的大武山星空廣場提高到與月台等高,不需要太多的裝置去形容大武山,因為遊客們可以直接看到大武山。我同時也創造了一個有大面陰影的微風廣場給地面層的活動空間,正符合北回歸線底南的屏東市的需求。

圖17

從售票口進入車站大廳,以向上繞行的方式,透過連續的水平窗帶看到屏東的動態水墨畫,"觀賞與環繞"對於出站的都市人而言是調整步調進入屏東小鎮的一個中介空間。

結論:

在我的設計當中,屏東車站可以變成更日常的地點,呈現更多種的面貌,不管是對旅人而言或是在地居民,這個場所都多過於一座車站,

圖15

對於家庭主婦而言這是最好的運動空間與市集;
對老人而言是下棋與談論政治的文化沙龍;
對村里長與廟方而言是這匯集民意大舞台;
對旅人而言是車站也是城鎮美術館,

如今車站讓這三種自然在這塊土地上不再缺席。

圖16

事實上每一個住在屏東的人他都有可能搭車、可能在附近買菜、也有可能參加廟會活動。有趣就在於每次到這邊都在進行著不一樣的活動,隨著時間累積的也就慢慢地構築出了完整的屏東樣貌,縫合了與周邊的真空,也交織出了本地人與外地人的共同記憶。

圖18 圖19 圖20
瀏覽其他作品照片 區域地圖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