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ng Yuan Christian University

重接自然-人類世下的自然探索

在尺度失衡的農工地景之中,置入人的尺度重新連結自然。
圖1

動機發想

圖2

在以前農業社會的時代,人與土地的關係是生活、生產到生命,這樣的地景是和諧共存的,但工業革命以後,人和土地的關係發生了質變,人類在地表上的活動已經達到改變地質層的程度了。因此我試圖選擇一塊基地來談論人如何重新接近那些被人類活動大大影響的自然環境。

基地描述

圖3

我選擇的基地位於筏子溪,是過去台中市和郊區(也是大肚山)的交界。
在這塊土地上,由於都市擴張所造成的變化有:高速公路的設置、高鐵切斷了生活紋理、鐵皮違章工廠的漫布、自然環境的被切斷……等。
雖然受到基礎建設和工業區廢水的影響,筏子溪卻還是台中市區少數可以親近的自然河川。市政府於近幾年開始希望人們可以重新接近這條溪流,但使用水泥化的步道、地標化的燈箱,讓人與溪流的關係只剩下消費式的打卡印象。

閱讀基地

圖4

我們該如何重新接近自然?我認為並不是單純地回到自然,而是理解這些植物、河水、土壤……等自然元素和工業、人類、基礎建設、建築……等人造元素相互互動的關係。所以我以尺度來看待這塊土地所擁有的元素
S:水泥地、農業灌溉、水稻、水系
M:人、植物
L:道路、建築、植物、水泥化渠道
XL:基礎建設

圖5 圖6

可以發現在這塊土地上各個元素彼此之間其實是互相影響著,以此為出發點,我希望在這些元素之間的交界,尋找重新連結到自然的機會。

圖7 圖8 圖9 圖10

點的選擇

圖11

在基地選出各個元素衝突的節點,在這些節點之中置入三條接近地景的路徑(A、B、C),可以讓人意識到自然和都市發展之間的關係與衝突.

路徑A-聚落與工廠的衝突

圖12

路徑A所處的節點位於聚落和工廠交雜的地帶,因為這裡是擁有聚落附近最多大樹的地方,同時也是兩種不同地質的交界,我在這裡置入一條逐漸往天空和一條揭露地層的路徑,可以透過照顧攀爬而上的藤蔓讓人意識到被鐵皮籠罩著的樹冠和地底下紅土、河川沖積土的交界。

圖13 圖14 圖15

路徑B

圖16

首先,在高鐵和國道一號的交叉處我以一個如佇立在端點的刺竹群為基準點,我在這裡置入了一個回字形的路徑,有兩個目標:
1.上到平台可以看見因巨大尺度的交通建設而形成如峽谷般的空間感,回字形的路徑則可以讓身體感受到兩條巨型的交通建設從此發散出去。
2.分別相反方向的緩坡讓人意識到國道邊坡旁的樟樹、苦楝,夾在中間的刺竹和在高鐵旁成矩陣排列的落羽松、濃密的雜木林行成一個因土地不同使用而產生怪異、多元的植物景觀。

圖17 圖18

路徑C

圖19

我選擇在西邊的堤防和高速公路的交會處,首先透過模仿當地構築石頭的排列方式在景觀上形成一個可親近的土坡,製造了兩個方向可以上到提防的路徑,在橋下的空地置入遊樂空間讓這裡成為可以停留的空間,同時可以往堤防下親近河邊,最後走到了堤防和道路的交匯處,有一個朝向大肚山的平台,這個向外延伸的平台是可以瞭望週遭廣闊的農業地景和微微起伏的山所交織出的景觀。

圖20

透過這些點和路徑的置入,希望人們可以透過身體感受到自然和這些人造物尺度上的巨大差異,重新認識這條溪的土地。

瀏覽其他作品照片 區域地圖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