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ng Yuan Christian University

城中村的中和 ---“超人”與“廢人”

        城中村作為“超人”和“廢人”兩者的載體,如何中和兩代人,讓“超人”可以不是“超人,讓”廢人“體驗退休後社會價值和人生價值從而減輕,緩解年輕人的壓力,增加退休人的社會認同和價值。
圖1

改革開放與計劃生育下,中國大陸的“超人”與“廢人”

        改革開放下,產業變化巨大,使人口流動大大增加,城市化進程下,高樓大廈包圍了原本的村落,形成了城中村,城中村物價低廉,作為都市調節器,包容了很多外來人口,現代化下,城中村面臨拆除。年輕人在城市持續高度發展下面臨工作壓力住房壓力,甚至是蔬果的壓力,現在大陸多了一個詞叫做水果自由,由水果價格大幅上漲,造成剛出來的年輕人沒辦法隨心所欲地吃水果而出現的。

改革開放再加上退休政策和計劃生育,衍生出兩個的群體,一個是退休的人,一個是正在工作的人 大陸在一胎化下,出現老齡化,而中國大陸是全世界最早退休的地方之一, 中國大陸平均退休年齡為53歲,人民退休的時間大約占人生的三分之一,這時仍然有自理和工作能力,卻被無視了,退休“似乎就成了”廢人“ 而另一邊,年輕人還要面對贍養的壓力,二胎政策下,一對夫婦要養四個老人和兩個小孩,被生活逼成了“超人”。然而“超人”與“廢人”存在了很多尷尬與矛盾,因為“超人”的下一步是“廢人“。

圖2

小欖城中村的歷史脈絡---河岸與人

        基地位於廣東省中山市小欖鎮東區回瀾湧,大灣區作為一個整體,中山不得不面對城市化問題,而小欖鎮就中山主要城鎮之一,外來人口占常住人口的一半,小欖河網密佈,面積大約75平方千米,也就是中壢大小,小欖工業占比大,包圍了基地,基地從宋朝一直到現代都是鎮中心,曾經河上墟市繁華,舊中心的外部被劃分得很整齊的現代化工商業,而河道似乎有一種能與現代化抗衡的力量,保護著城中村。

        小欖鎮主要兩大城中村,基地是其一,位於北部,沒有任何種植基地、聚集在河邊的村落,居民將種植搬到了天臺和陽臺上,形成了垂直的綠地。城中村的屋頂種植,有著一種不可低估的文化和養育能力,無論是農民還是非農民都對屋頂種植有著執念與共識。

        小欖的大基圍也就是大堤壩,由很多個小基圍組成,古時以氏族而居,一個小基圍就相當於一個聚落,當地稱為“社”,而一個社有社頭社尾,社頭社尾主宰一個聚落的出入口,社頭主要用來祭祀,聚會,社頭旁邊一般都會設有公共埠頭,承擔了船運,商品交易的職責。基圍的四周還有私人埠頭,私人埠頭連接廚房和院子,用來走訪親戚,購物,取水。埠頭,社頭,小基圍,大基圍,從小到大構建了小欖,結構緊密,像一個細胞一個有機體。

被包圍的聚落

        上圖是基地現在從西到東的剖面,西邊是工廠,東邊是商場和寫字樓,而中間的基地是傳統市場下圖是從北到南的剖面變化,北邊是新住宅和江濱公園,南邊是工廠和港口,而基地作為傳統市場,傳統文化的保存地被現代化包圍,但有著對抗盲目過快城市化的力量,例如河流對道路規劃的抑制。基地作為城中村也是人流的交匯點,所以我選擇了這個基地。

圖3 圖4

河東河西,岸上河裡,“超人”與“廢人”兩個不一樣的世界

        基地岸上和河道裡的景色差異很大,像是兩個不一樣的世界,在河道裡就像被大自然包圍。
河剛好把超人和廢人分成兩半,東邊是退休人士的主要聚集地,而西邊多外來人口,商業分佈在西邊的街廓週邊,一條河,兩種不一樣的生活狀態,在東邊,“退休人士”聚集到一起,早上他們會一起喝早茶,到岸邊支起小亭,聊天,有的人在天臺上種滿了蔬果,到了飯點的時候一起分享,吃完,他們會劃著小船,沿著河玩,河上會路過朋友朋友的院子,會碰到在釣魚的朋友,和在打魚的退休人。舊區居民上下班的動線,無論是到新區工作還是在舊區騎樓,都會經過基地,未來對在職青年來說充滿了變數,與對面休閒的人形成鮮明對比。

圖5 圖6 圖7

基地原貌

以簡單,親民,可複製的方式連接兩岸

        我的設計是在以低成本,簡約,居民能靠自己完成的前提下嘗試把回瀾兩岸連接起來,指向,延伸到這些退休人士的聖地,發揮城中村潛力和基地的特色,連接兩代人的生活,把回瀾改造成一個持續穩定的生態圈,一個放鬆的精神場所。

圖8

        首先是縫合兩岸,然後複製繁殖社頭,再延伸生長,最後加上可以移動和組合的竹筏。結構和材料是當地的竹子和漁網,竹子做樑柱,網是頂,在基地的另一頭有個叫竹圍的地方,長了很多竹子,而網來自基地附近的織網街。

圖9

種植棚架與屋頂

        屋頂由密度不一的網組成,密度小的網上主要用來給爬藤植物攀爬。
圍繞著樹的地方是密度大的漁網,透過漁網可以看到樹的縫隙和天空,網讓樹葉掉下的速度放緩,讓人感受到自然。 基地的樹遮住了另一邊的光景,但是即便沒有樹,河一樣會是兩岸間的阻隔,所以我選擇把樹下面的空間用種植棚架填滿,唯獨留下要進去的入口,也就是新社讓他更加明顯。這是棚架和開口的變化,人流動線。

圖10 圖11

        下圖是設計的橫向剖面圖和漲退潮的平面,其中綠色標記的平面是浮在河上的,根據河面的變化而變化設計一共分為五個小區域,分別是不被打擾的單人區,釣魚區,多功能區,種植區,碼頭區。

        這五個區面向的人群大小不一,有面向多人比如家庭,朋友聚會的,有面向兩三知己好友的,也有適合一個人的,下面是河裡面的竹筏,他們可以隨意組合變換大小,允許不同功能使用,比如恢復河上的墟市,在河上交換物資,在河上飄著聚會聊天。

圖12

設計說明

圖13

        這是連接河道兩岸的一個主要入口入口位於三條大馬路的交叉點,連接被商業街道隔住的兩個老住宅區,穿過橋,“闖進”退休人的生活,遊歷老住宅,橋的上面是少人的活動區,下面是多人的多功能區

圖14

        (圖19的第一第二張圖)橋上面分了很多大小不一的洞,取自珠三角的基塘特色,每個洞有網封住,人躺在網上,姿態被放低,可以看到和岸上不一樣的景色,穿過網的是竹柱,竹柱上乘著一盆栽,爬藤繞著竹子延伸到上面的網,葉子穿過網掉到河上,滋養河裡的生靈。一根根竹子就像一個小森林。而橋是用竹子和繩索做的,與竹柱的系統分開。另一邊的一個很大的洞,有一個階梯,通往河

圖15

        這是多功能區,一個有儀式感的種植點,通過樓梯可以到達一個緩坡,連通一個種滿銀屏藤的地方營造一個靜謐,治癒的空間,坡道由寬至窄,水面由淺至深,竹子和植物由疏至密,退潮的時候,整條路浮出,可以用腳到達,漲潮時,需要乘船,也可以踏著水,走過去,旁邊棚架種的瓜果是給城市裡勞碌人的一份安慰,在河裡,用腳走的,用船遊的,都可以摘得到。對面是一個可以聚餐釣魚戲水的地方,有一個凹陷的弧形平面,退潮時,可以在玩水

圖16

        這是另一個連接點,兩個入口分別對應的是市場和雜貨街,人流多,一出來就可以看到入口,,通過入口會到對面的一個新設的“社頭”,用來聚會,交換買賣蔬果,沿著路走,會到廢工廠,廢工廠會是未來可以延伸的地方。

圖17 圖18

        這是公交站對面的釣魚區,每個釣魚的浮板都能和竹筏拼在一起,想要去遠一點的地方的時候可以乘著竹筏出去。浮板的下面是一個固定高度的平面,退潮時可以通過這個走動,當竹筏移走,浮板之間構成的空間是一個安全的玩水的區域,對面是看別人釣魚的階梯。

圖19

        這是一個自閉區,自閉是與自我相處,感受自我的方式這個區域之所以設置成自閉區,是因為這裡是與兩岸建築距離最小的一段,也是擁有樹最老最大的一段,幾乎完全被綠色包圍,置身事外,是河裡與岸上差異最大的一段,一個容易到達的可逃離的適合一個人的地方

設計的現在與未來

圖20

        通過河,居民的活動範圍大大增加,兩輩人的聯繫也可以一直沿著河加強,而所需要經費是很少的,甚至全部都可以由居民自己生產和組建,推廣容易,繁殖容易。
河流作用的加強,能有效放緩現代城市的過度快速增長,留足時間思考人們真正想要的城市狀態,彌補現代城市的缺失,加強延續小欖千年來的城市河岸文化。
而河的另一面是大量的歷史保護建築,其中還藏著未被留意的文化產物,基地在未來可以延伸到歷史建築群,再作為起點,將休閒的生活方式和文化帶到外面去。創造一個新的與傳統結合的現代宜居城市。

區域地圖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