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ng Yuan Christian University

時尚,呢?- Fashion or fashions?

從感知時尚到詮釋時尚,循序漸進的過程中,衍生至探討時尚與人的關係:群體與個體。 發展至設計:“個體如何透過空間從城市/群體進行抽離與內化 的使用說明/原型設計”
圖1

時尚的起始

「時尚,呢?」是我一直以來都在提出的疑問,不僅僅是對自己,更重要的是向社會尋求解答。

在眾說紛紜的時尚產業,時尚該如何被定義?又或者,我們如何被時尚定義。有的人以嘲諷的眼神看待奢靡揮霍的時尚精品;有的人以崇敬的姿態景仰深沉豐厚的時尚底蘊,這些都是時尚,她以不同的面貌示人,以不同的形態回應社會。

「對你來說,時尚是什麼?」

時尚歷史社會事件年表

圖2

將歷史事件分為三大時期,藉此探討時尚與社會間的關係。

17世紀,以巴洛克風格作為路易十四時期的核心文化,並且發酵至全領域。

整體發展緩慢且集中,是為具有高識別性的文化時期。

1930年代,以革命、顛覆、特立獨行作為代名詞,時尚領域開始透過衣飾對社會提出反動。例如Yves Saint Laurent的吸菸裝,打破性別隔閡等。

21世紀,科技興起,擷取資訊的速度變得過於快速、片段,興起的潮流多以分散、拼湊的方式短暫停留,社會開始形成多元並置的族群狀態。

時尚的外顯與內化

透過上述的歷史年表推演,我將兩種面貌分為時尚的外顯與內化,以此作為基礎延伸議題與設計。

圖3

大眾認知的時尚多偏向物質性的實際行為,例如品牌、消費等單詞。
我認知的時尚是「文化到社會到生活,最後內化自身,循序漸進的過程」。

圖4

對照年表,
17世紀,以核心文化發酵全領域:內化反應於外顯行為上。
1930年代,透過衣飾對社會提出反動:外顯開始影響內化的過程。
21世紀,社會形成多元並置的族群狀態:外顯行為形成內化狀態。

圖5

以21世紀現況為主軸,探討時尚的外顯與內化關係:
原有的社會狀態(群體)透過生活等方式影響個體的選擇,個體選擇後進入族群,並強化族群及其生活模式,反向改變現有的社會狀態,再次形塑社會的整體樣貌,透過這樣的方式不斷循環,在外顯與內化關係間不斷轉換。

內化時尚:Fashion or fashions

透過上述的發展過程,衍生出題目中的Fashion or fashions。

圖6

小寫的fashions,指的是因為單一事件所衍生出的風格,而大寫的Fashion作為集合名詞,指的是同一時期的事件集合所反映的文化與社會狀態。

定義時尚:進行過濾與選擇的內化過程

圖7

「事件型塑文化與社會樣貌,進而影響個體的資訊接收,透過過濾與選擇的內化過程,重新詮釋對外在事物的感知與狀態。」

參考文本:《浮世物哀》、《衣飾無憂》、《第四消費主義》

擷取書籍關鍵字形成議題延續與設計發想間的中介。

圖8

《浮世物哀》慾望、廢墟 / 鏡子
慾望:顯影在外的渴望;廢墟:被藏匿的醜陋。
以鏡子作為核心概念,顯影慾望及廢墟的社會現象。
鏡子是任何能反映自身的物品,不一定是真的鏡子,可以是雜誌封面、舞台、銀幕、屏幕呈現出的形象與樣貌,而鏡子亦可作為同時顯影慾望與廢墟的媒介,並形成類似異托邦特性的異質空間。

《衣飾無憂》絲襪與鏡子
絲襪與鏡子以丹麥女孩這部電影作為文本進行描述:男主角穿上絲襪的過程感知真實的自我,但在照到鏡子的那一刻,他發現作為男性,這個行為不被允許的現實面。「絲襪以其輕薄透柔的質地,帶來另一種銳利的真實。
這些半透明的紗、絲或雪紡,掩映之間恍惚看見自己另一個錯身。」

認知差異與關係轉變:時尚與人

在時尚領域,認知差異如同無形的高牆般佇立於彼此間。

圖9

現況中,時尚猶如一堵無形的牆,以族群劃分界線,以我們、你們稱呼彼此,在互不理解且隨意批判下,產生強烈的差異認知。

而我期望的狀態是類似透明玻璃般,能看見彼此的存在,並理解彼此的認知,從認知差異到理解差異間的關係改變。

以鏡子作為媒介,使個體能意識到自己與自己、自己與他人以及自己與城市間的關係,過程中,透過一面面鏡子,循序漸進的認知自我,並進行改變。

期望透過設計引發有意識認知,進而達成關係間的改變,減緩認知差異在社會中引發的各種社會議題與族群隔閡。

關係流動:群體與個體

圖10

在群體與個體的關係轉換中,多元並置的族群群體傳遞龐大資訊量,個體無意識的接受群體給予的各種訊息,並在個體尚未過濾及理解訊息的情況下,接續傳遞給下一個群體,影響持續擴張,藉此過程強化了原傳遞者的認知,增加各族群間的認知差異,形成惡性循環。

圖11

在認知差異的過程中,個體的認知狀態與自身的意識即是內化過程的核心,也就是自己與自己的關係。

圖12

在自我認知的過程中,個體在起始時無法認知自己的樣貌與狀態,必須藉由鏡子等反射材作為媒介,開啟對自身的基本認知,發展並延續。

關係轉換:個體抽離

在群體與個體間的相互影響關係中,絕大多數的差異認知都是從群體影響個體開始。

圖13

個體的自我意識成為減緩認知差異與內化過程的關鍵,而個體如何從群體中抽離即是設計的核心。
因此,如何在群體中進行個體抽離、檢視自身狀態,成為消弭差異的起始關鍵。

「如何透過空間從城市與群體進行抽離與內化的使用說明/原型設計。」 透過在城市中介入異質空間的手法,達到身體抽離的狀態。

將設計分成群體與個體這六種type的裝置,並以材料的穿透程度作為與城市抽離的過程手法,並試想穿透材與抽離程度間的關係順序,在群體中,材料由穿透到屏蔽的過程顯示與群體的抽離程度,並在完全屏蔽後抽離至個體狀態,而個體在屏蔽到穿透的過程中,慢慢地回到城市與群體中。

使之在個體與群體間進行關係轉換,成為意識自我的起始,依據城市紋理感知自身狀態。

尺度制定:透明、半透明、屏蔽

圖14

依據人體尺度表訂定裝置尺度,柱子作為群體中的單一個體,以社交尺度120、215、370公分作為柱距依據,藉由柱距調整感知社會群體間的社交距離,作為自己與群體間的關係經驗,進而認知自己在群體與城市間的互動關係,柱高則是以人體高度作為浮動依據。

個體單元尺度,以人的肩寬最大值約50公分及親密距離45公分作為個體單元的尺度,是多於一人便會不適的尺度空間。
將柱子比擬為人體,以人體尺度作為柱子依據,柱寬為人體肩寬最大值50公分。

個體平面圖

第一種個體單元,透明型。

圖15

以透明壓克力作為帷幕材,並在裝置中置入鏡子,個體視覺穿透,直接與外接連結,並透過裝置內鏡子映照自身與外界關係。
因穿透型高,透明材僅是框定活動範圍,鏡子僅是讓自己看到與他人及城市關係的短暫媒介。

第二種個體單元,半透明型。

圖16

以雙層鐵網作為帷幕材,交錯的雙層鐵網模糊內外關係,使個體慢慢抽離群體,外部干擾逐漸弱化,僅能靠孔隙及鏡子與外界連結,逐步將焦點專注於鏡中的自己。

第三種個體單元,屏蔽型。

圖17

以雙層鐵網與黑網布作為帷幕材,裝置內部的圍塑感與阻隔感強烈,狹窄的個體柱距加上裝置的高度與材質屏蔽性,對外產生壓迫感而快速通過,減低對裝置內部的干擾。

進入空間後,僅能透過鏡子與外界連結,更專注自身關係,達到近乎抽離的效果。

群體平面圖

群體單元:柱列帷幕 + 個體單元。根據型態衍生出不同的柱高排列型式。

圖18

透明型。
社交尺度最大化的柱距與較為低矮的柱高,加上視線完全穿透的帷幕材,依舊與城市保有極大的連結,有如在城市般行走的愜意,僅有活動範圍被透明面性材限制。

半透明型。
雙層鐵網模糊城市與帷幕內關係,因柱距而被拉近的社交尺度,使個體慢慢抽離城市,開始注意自己與他人的關係。

屏蔽型。
完全屏蔽與城市關係,形成最終抽離效果。
最小尺度的社交距離,使人更專注自己與他人的關係,並提高自身警戒與感知程度。

基礎原型平面圖;廣場型、線型

將群體類型依照前面論述的材料順序,由外至內為透明、半透明、屏蔽,進行組合,提出廣場型與線型兩種類型的組合原型。

圖19

置入城市中,在原型的基礎下,根據城市的特性與紋理進行群體單元的各種排列組合,形成不同群體類型的接合與尺度的異質空間,引導個體慢慢進入抽離狀態。

圖20

廣場型,由外至內的多向層遞裝置,出入口主次關係低,可由多向開口進入裝置。 包覆感強烈,越內層抽離稱度越高,至裝置最內部時,基本上與城市抽離。

線型,長向透過單一的群體單元循序漸進體驗城市,剖面有較長的單一群體類型進行抽離過程,兩類型間的過渡較為鬆散,形成與城市間的破口,因此,線型組合與城市關係更為緊密,抽離程度相對降低。

初衷 / 感謝 / 延續

時尚對我來說,很複雜,也很純粹。

我首先遇見的時尚,是她最柔軟包容的模樣,沒有多餘的情感,就只是輕輕地接住。

起初以替時尚打抱不平的態度開啟對題目的延展,後來發現對時尚並不僅是單純的喜愛,而是由衷的感謝,感謝她以最溫柔的姿態擁抱當時最差勁的自己。

因此,以一年的畢業設計作為回饋時尚的開端,藉此感謝她帶給我的所有。

瀏覽其他作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