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ng Yuan Christian University

逐跡者-目力雖窮而情脈不斷

「留白」-對於滿與空之間的詮釋。

當留白已不只侷限於山水畫之中,而是轉變成我們可以與之對談的想像。甚至在空間中帶給人屏氣凝神的感動,我們是以甚麼姿態去看待那一片空白?
圖1

留白的動機

題目的文本是在探討自身對於氛圍的掌握,透過一系列的研究去表述我對於留白的想像,並企圖在現今的北門公園操作基地上的空間氛圍,同時結合北門當地歷史脈絡、都市軸線、城市紋理,讓我對於空間的感動可以在這個基地裡不斷被感知、體驗。 而對於空間的感知,我選擇用留白一詞去做詮釋,對我來說能觸動我的並不是建築的壁體,而是由建築壁體圍塑出具有魅力的虛空間。

圖2

留白一詞源自於水墨畫技法,隨著時間過去,【留白】這件事已不只侷限於山水畫中,它可以出現在攝影、建築、都市脈絡等等生活經驗中,轉變成我們可以與之對談的想像。而留白從不只是”留”與”白”,在原研哉【白百】也提到,所謂的白超脫顏色範疇,昇華至空間的動人、乃至於心靈層次的餘裕。

留白的都市

基地位在現今的北門公園, 基地的現況是一個看起來非常空的一片都市留白,但是在這個基地上發生過的事情卻很豐富。在不同的時期經歷了很多的轉變。

圖3

首先在清代時期建了台北府城,到了日治市區改正拆除台北城城牆,一路到戰後時期興建的北門高架,這個基地變成了一個很雜亂的狀態,到了近期的西區門戶計畫北門這塊地方才轉變成我們現在看到的樣子。

留白空間氛圍研究

圖4

試圖去打開我對留白空間的想像,並放大其中的細節找尋它帶給我留白感覺的原因,再把嘗試表現的事情做到模型中並產生相應的空間氛圍-

1.【隱晦的白線】-在畫中細細的白線是一條可以定義事情的邊界,它可以影響觀者決定面的前後。在模型中我把白線轉化為光的邊界,光的邊界會因應不同的時間去定義不同的空間,具有強烈的不斷定義與模糊性。

圖5

2.【無底的開口】-表達的是純粹、乾淨的卻看不到底的開口,或是看不到頂的壁體。 當開口的底或是垂直面沒有明確的邊界或陰影的時候,我們判斷高度的感知會因此失準。

圖6

3.【透明性的疊加】-在留白中的軌跡很常有若隱若現、具有透明性的表徵,利用疊加的狀態去達到留白的層次感。模型使用倒轉figure ground的概念去操作,不同密度的鐵絲會產生不同密度的陰影,而不同密度的陰影又會反映到其他材質或是地形上

圖7

4.【引導的面】-來自同一側的光影照至面上,不同的面會對光線做出不同的反應。 改變面的朝向、面的曲度,不同朝向以及曲度的面相互引響,建構被引導的空間。

圖8

5.【看不到的線】-畫中空白的地方缺少了定義空白的線,於是我們會在主體與客體之間變動與再定義。
看不到的空間從上俯視是單純的弧線,底下卻有被隱藏、可走入的空間。

圖9

6.【觀者的邏輯】-在不合常理的地方打亮、在不合常理的地方有陰影,使我們的視角不斷在畫中游移。
透過俐落的邊界、圓滑的面,試圖去呈現出不合常理的光影關係,改變我們對該空間的思維。

圖10

7.【不一樣的路徑】-藉由觀者對畫中的反應會在畫中產生不同的路徑,回到留白中主客體的變動性之表徵。
創造不同的缺口與斜面,使之與光照產生的光影關係圍塑出多重路徑的空間氛圍。

圖11

8.【跨域的介質】-若一個維度代表一件事情,兩個維度代表兩件事情,當有一個介質連接了兩個維度,是否會產生更有趣的狀態 ?
兩個維度用物質性去詮釋。摸不到的光線反應在摸得到的線上,依著時間的轉換光線會在線上移動,而在線上游移的光線會重新建構空間氛圍。

圖12

留白的設計

在談論基地上的留白空間前,我把感受分為三個階段,分別是
-身之所容-置身處曠朗水邊林下
-目之所矚-泉落雲生帆移鳥去
-意之所遊-目力雖窮而情脈不斷

圖13

前提是站在基地內,去分析與基地周邊視野與北門的死角關係,再來是把過往的歷史,也就是現在已經看不到的空間用figer ground的方式去梳理在這個基地上過去與現今的痕跡。

圖14

北門公園這塊基地的特性除了前面周邊與北門視野死角跟歷史以外,還有在這塊基地背後皆為錯綜的單行道交通動線,而在基地前面卻又是車流繁忙的八線道縱貫路,似乎同時也對應著這塊基地剛好夾在小尺度與大尺度之間的過渡,而這個過渡中也剛好處在不同向度都市軸線的交點。

圖15

設計主要分成五個部分,各部分對應著各個階段的感受性。

對於周邊視野只留下了北門之於北車的關係,也就是設計上的這個地方是看不到北車的死角,透過兩旁的樓梯或是左側的斜坡人們可以到達-180cm的高度並緩緩地往北門的方向行走,在這一段斜坡希望圍塑出對於北門國定古蹟的宏偉感受以及看不到北車的死角是在暗示著北門與北車的關係。

圖16

如果身之所容一直不斷的在改變,那目之所矚也會隨之改變。設計上我在大斜坡的上方創造了一條路徑,透過高度與位置隨著不斷的移動而變化,可以創造出一條在這個基地上不斷改變意識的路徑,而起點的不同也會造成我們看的方向不同,進而感受到與基地周邊的連結不斷隨著路徑有不一樣的變化。

圖17

基地的現況在縱貫路上留出了一塊指向性很強的街廓形狀,變成是基地上與縱貫路軸線最沒有距離感並且擁有相同向度的一塊領域,因此我透過一個簡單高起來的草坡,試圖去塑造不同的場域感,表面上看起來是一塊空地,但在這個空裡面卻可以觀看到很多事情。

圖18

對於圍塑場域感,在基地的左側也使用相同的概念去操作,基地虎口的鄰房,有住宅有咖啡廳有飯店,而這塊街廓鄰房恰好擋住了在這個基地內觀看北門的視角,所以對我來說這個領域是基地上場域感最分離的地方。

因此我在視角阻擋的地方創造了高起來的地景,以人的尺度下去行走的時候沒辦法直接看穿,唯有慢慢靠近並走入其中的時候才會發現這個場域感與旁邊的citizen hotel相連。

圖19

原本處在台北相機街旁的道路、透過設計成徒步區去使人可以走在對應北門的軸線上,並更容易親近北門,也透過高起的草坡座椅去跟旁邊的台北相機街以及右側北門郵局圍塑出友善的街道氛圍,而同時這也是一條從小尺度接近大尺度的一條路徑。也包含著街道氛圍與軸線之間相互影響的關係。

圖20

最後是這五個部分之間的連結,透過圖中黑色的區塊是希望透過視線、高度與鋪面的阻擋去隱晦的隔絕基地與周邊馬路的繁忙,同時也可以圍塑出基地上的內聚感。台北相機街旁的徒步區也透過指涉向北門的鋪面去呼應小尺度感其實是包含在大尺度感之中,最後引導到設計上最空的地方,因為滿需要空來襯托,當減去不必要的元素之後,才能看到真正的白。

瀏覽其他作品照片 區域地圖位置 影片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