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ng Yuan Christian University

紀念-綻放-取代-新生

透過滾動式的設計讓有豐富記憶的建築在逐漸退場的同時去傳承記憶到新建築的誕生及成長中,讓新建築帶著舊有記憶及新形象面對新時代
圖1

動機發想-歷史建築的生與死

處理歷史建築有許多討論生死的處理手法,不同立場之間的角力,不論是保留、改建、還是拆除都有不同立場者提出各自的看法,但其中又以拆除重建最受爭議,但是拆除重建卻也是生命週期必經的其中一環以及突破現況的一個角度,此設計希望能在探討拆除重建的問題時,也以拆除重建的方式來作為設計態度,並試圖在新舊交替的退場及開場間保留舊有建築的精神。

圖2

處理歷史建築的常見態度以及懷疑

現行處理歷史建築有許多的手法以及態度,彼此之間都有彼此考量的角度,而這些處理手法也是目前對於記憶以及存在和建築物本身最能被接受的態度,但我希望能對上述態度提出一些自己的疑惑,去反思我們現行手法的一些問題。

圖3

為何會懼怕建築的死亡-存在的消失及斷裂

大部分人對於有歷史價值建築拆除重建是抱持著反對的態度,不僅是有價值的建築無法回來,對於人來說是自身記憶的缺席以及存在的消失,跟無法像人去述說過去的故事以及記憶和空間的劇烈改變,導致自身屬於過去的存在消失,這邊以臺南美術二館的變遷為例,雖然他經歷了許多次大規模的改變,讓每一階段造成居民記憶的斷裂,但是一方面他也反映了前一棟建築無法滿足的當下城市所需的政治或是民生需求。

圖4

設計態度及策略~退場間的傳承以及滾動式設計

選擇已拆除重建作為設計的態度,但是在新舊交替之間,去傳承舊建築的四個價值集體記憶、場所精神、構築形式、空間尺度,並以滾動式的四階段設計,來讓新舊建築能被人們意識到死亡以及誕生。

圖5

透過正視建築死亡的方式讓有歷史記憶的建築逐漸退場,新的建築繼承,並在傳承四個價值以及有形及無形間的新舊交替和轉換,讓新建築成為一個活的紀念場並面對新的時代以及周邊需求。

圖6

大煙囪及下忠貞新村-不同時代下的不同身份以及人與場所間的關係和變化

大煙囪及下忠貞新村,在不同時代下經歷了日本第六燃料廠到國軍使用,最後成為異鄉人在台灣的家,在每個時期居民透過增建以及和舊有建築的構造體以及周邊空間產生了許多事件,透過整理人與場所的事件以及變化來作為新舊建築設計的基礎。

圖7

過去的六燃區域,經歷時代的變遷,從工廠到異鄉人的家,而當時所留到現在的遺產多半做為周邊區位的附屬設施使用。

圖8

基地周遭雖有環狀的綠帶但綠帶本身的品質無法滿足周邊需求並且也缺少一個好的綠帶節點,反而讓基地區域形成一塊孤島,而周邊老舊的步登國宅以及住宅區和學校也缺少良好的公共休閒空間來面對原本的使用者及逐漸增加的人口。

圖9

設計各階段目標及退場順序

整體規劃是希望這個場所在在面對綠帶能夠成為綠帶的節點提供現在缺少的良好公共空間,並且釋放出空間給予周邊國宅和學校進入場所,當整個區域邁向公共的同時,也能讓周邊的居民及都市滲透進來的同時,一起參與這個場所內新舊建築的退場及開場。

圖10

透過滾動式的設計來安排新舊交替,並訂立四個階段的目標
紀念-認識場所
綻放-打開場所
取代-取代場所
新生-突破場所
一階段8年-共24年等於一個新生兒到出社會,從被照顧得個體到獨立個體的時間。 舊建築的退場順序以建物可被辨識的層級、建材的生命週期、周邊環境三項作為舊建築退場的順序。

PHASE1-紀念

圖11

在第一階段紀念最主要是讓人重新走入認識這個場所,並且讓居民及都市開始重新接觸這棟建築。
在program設定上是以空間本身的潛能能讓人親身體會居住於此的住宿空間為主,並且讓外界重新感受到這棟建築物人的存在。
在外部透過拆除舊建築增建來釋放空間,
置入新的路徑跟舊路徑結合併來連結綠帶,
燃料廠透過置入有關就有建築構造的新路徑以及拆除部分隔間牆並且重新作為舊有公共走廊的新舖面,
建築物內的構造體在過去也曾跟居民有密切的互動,所以透過路徑以及機能讓人能夠再度跟他有關聯,或是重新使用拆除材料再構築,
在煤球場

圖12

PHASE2-綻放

圖13

第二階段綻放透過打開對外界的入口,讓人對於這個封閉場所的視角開始改變,進一步讓場所的各個空間開始被人們熟悉及使用。
program部分則開始面對外部空間的滲入以及讓燃料廠本體變成可穿越的開放性空間 透過拆除及新建主要打開面對綠帶的入口來連結線形綠帶來營造節點,和打開面對周遭的社區學校並延伸一些新的構造物開始提供一些新的機能給周遭的區位。
燃料廠本體透過拆除部分構造體及添加新的挑高入口增加通透性,讓人開始意識到這個建築可被親近及觸碰的。
構造體則透過親身接觸構造體本身跟活動創造新的印象以及記憶。
眷舍及煤球場透過第一階段所植入的構造延伸,打開了原先封閉的眷舍,讓周邊社區開始蔓延進來。

圖14

PHASE3-取代

圖15

第三階段取代
在前兩階段的基礎下,新的場所及新的建築取代了舊有的身份。
program方面開始作為公共空間以及服務周邊環境。
面對周遭環境也轉型為綠帶節點跟新的都市公共空間。
燃料廠部分透過回應尺度秩序、前兩階段跟過去的事件、去傳承他過往的痕跡並以新的形象面對當下。
讓新建築成為一個可親近穿透的多功能開放空間。
構造體則透過活動以及意象性轉化及前兩階段的記憶去傳承舊有形象。
煙囪部分則以一個紀念性瞭望台取代並且以曲面鋼板舊有建物的構造體再構築跟景觀呈現並與過去的大煙囪對話。
煤球場及眷社雖然形體消失但則透過前兩階段的記憶。跟現況的邁向公共讓過去的遊玩及生活事件以及活動重新回到場所。
取代眷舍的新設計也透過尺度及模舉和空間組成去回應舊建築。

圖16 圖17

PHASE4新生

第四階段新生
讓原先被外界滲入的場所返過來開始去影響外界,並突破原先機的界線去影響外部的更新,並回應過去場所在成長過程中新的增建也突破舊有的框架。
program承襲上一階段只是部分區域開始往外延伸。
面對周邊場所開始突破邊界影響周遭區域的更新。
跟局部的增建來滿足新需求,而原先作為邊界的竹圍籬也隨著時間的損壞讓邊界消失開始往外蔓延。

圖18

各階段變化-退場和開場-死亡和誕生

希望能透過這個設計去重新思考我們在面對這些有歷史價值建築必然要走向退場時我們身為建築人怎麼去思考舊建築退場時的存在的傳承以及在同一塊場所及土地要接替的新建築的誕生。
『死亡一如誕生,都是屬於生命』

圖19 圖20
瀏覽其他作品照片 區域地圖位置 影片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