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ng Yuan Christian University

遊牧城市

透過重新思考公園機能與使用者的日常,開啟對於同一綠帶上能夠提供的更多選擇性,讓遊牧者對生活的場域有所回應跟期待。
圖1

關於遊牧

我們所理解的遊牧多半是一種自由自在、居無定所的生活狀態,但因為游牧民族所身處的是資源匱乏、瞬息萬變的基地,每個場所都有不同時間段的狀態,遊牧民族必須了解各個牧場的週期性變化,並根據經驗累積下來對於土地的理解與認知繪製成一份地圖,在這張地圖的索引下進行季節性遷徙。

圖2

地圖—遊牧地圖紀錄的因素含氣候溫度、牧草豐沛程度、河川水源取得、環境安全、季節性災害等多種不同考量,每次移動都是經由此既有的地圖作為基礎,藉由這張地圖去選擇生存的牧場跟移動路徑,地圖的傳承與閱讀建立在遊牧民族間共通的語彙之上,提供給這群四海為家的遊牧民。

週期—遷移的過程是一種不斷重複的周期循環,也就是說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必須不斷移動到適合生存的場地,但是移動過程中的牧場跟途徑是有所選擇的,不是兩點一線的固定路線。

回到現代

回到現代的城市,因為交通系統規劃、人口結構跟產業發展,本身就塑造一張既定的地圖,使城市居民有類似於遊牧民一樣的生存系統,以台北來說,捷運跟定位系統加上制式化的時間,這個移動途徑形成沒有甚麼選擇性的兩點一線,減少選擇選項換取高效率。

圖3

關於師大

師大商圈由幾種很鮮明的使用者組成,組成人口分別都有明顯的活躍時段跟規律的日常,因此師大商圈每一天會發生的事就像一套劇本一樣不斷重複,且每一個時間段的空間機能跟使用者都非常明確。

圖4

師大公園在師大商圈佔有非常大的空間比例,貫穿商圈的起點與終點,定居者或游牧者都通過這個公園連結到他們的目的地,是作為商圈日常中的主要生活場域。

過去是有攤商在公園中裡面進行商業行為,而後居民不滿攤商進行商業行為使公園及居住環境品質下降,因此要求讓攤商退出公園及定居者的使用空間,轉變為如今進入巷子裡經營的商圈模式。

圖5

原本的主幹道型商場被轉變為社區型商場,從原本可以集中形成共同的效益進入社區後必須分散,但這樣的分散讓游牧者的移動途徑跟選擇被框架在既定的地圖上,而主幹道型的商場雖然聚集於同一區域卻能夠提供更多選項。在這個基礎上我開始考慮師大公園還能通過開啟甚麼不同的機能去豐富他所能提供的選擇。

使用者

我分出四種經常使用師大商圈的不同使用者,他們分別代表公園內的四種主要機能,第一個是屬於遊牧者的攤商,他們代表公園內能夠發生商業行為的空間。再來是學生游牧者所代表的探索功能與同是游牧者的遊客所代表的漫遊功能,兩者的差異在於探索是強調移動中的節點,而漫遊就是純粹的路徑。最後是居民所代表的休閒功能,也就是普遍公園所需要具備的城市綠帶機能。

圖6

這四種機能在不同的時間段與公園的關聯度,可能會形成幾種情況,在同時段內可能會有好幾種機能同時佔據公園,就會讓使用者有更多選項去選擇他當下所需要的使用方式跟移動途徑。第二個是當某一個機能佔據空間時,其他機能的使用者能有其他替代方案去解決中間的衝突。

圖7

我利用五種不同的切入點去討論如何讓這個公園更親近游牧者,讓每一個機能在公園內可以更靈活的被選擇,五種切入點分別是地形、空間量、短剖面、植栽與連接入口。

廣場

圖8

先將地形做出正負一層的錯層,利用不同的高差形成更多廣場空間,或是讓兩個不同的高度形成兩個廣場,能夠容納更多活動進而產生能夠選擇的空間,再透過不同高叉之間的樓梯或斜坡去做連結,讓在公園移動這件事能夠根據游牧者的需求有不一樣的路線。

圖9

兩道長剖來討論錯層之後形成的廣場空間,紅色的是可以使用的廣場空間,這些不同的高低差形成的廣場或彼此重疊的廣場可能對於游牧者的使用上會變得更加靈活,攤商可以根據本身商業形式的需求佔據部分空間,可以有更多節點選擇停留,而當某一空間被占據時,重疊的空間就能夠成為另一種替代的選擇。

攤商

在公園中攤商經營方式主要四種不同的方式,分別是利用較大的廣場空間容納多個攤商形成聚集效益,動線與動線之間的過度帶,與立面店家共同形成小型市集,跟在各轉角入口的流動區取得利益。

圖10 圖11

攤商根據種類有不同的空間需求,分為有座位與無座位兩種。無座位的攤商主要佔據通道與通道之間的空間,吸引需要快速通過公園的消費者,回應入口處較多的人流。有座位的攤商需要比較大型的空間,但因為攤商無法一直佔據在公園內,所以座位會變成藉由公園本身提供的街道家具做輔助,去回應這類型的攤商所需要的完整活動空間。

圖12

空間量

圖13

廣場像是一個比較完整的牧場,在這之後我希望在大型的廣場外切出比較小的空間量,我用同樣的方式放在不同的區塊。

圖14

第一個是將碎化的空間放在面對下沉廣場的樓梯間,形成廣場、節點跟路徑穿插來增加使用方式,第二個是在重疊廣場間的柱列之間,去在為柱列所形成的流動感中使每一個柱都成為一個小節點,形成停留的空間。藉由這樣的空間量去回應探索所需要的節點空間。

從短向的剖面開始討論每一個區段之間彼此的關係,還有與立面的關聯。

圖15

空間量

漫遊者的移動路徑也通過可以替換的動線與連接不同高層的樓梯斜坡形成更多的選項,也就是說在一條起點與終點相同的路徑上形成不同的遊牧路線。

圖16 圖17

探索者的停留節點以路線間的交錯點,碎化的小空間與街道家具去達成。

圖18

週期

圖19

游牧者也形成一套週期列表,這張圖提供的只是每個時間段的一部分空間使用方式,因為游牧者的移動途徑跟停留方式會根據單人或多人所需要的空間量有所變化。

圖20

在統一起點與終點的情況中間發生的路線與活動能有怎樣的不同,希望透過這樣重新開啟公園機能的方式啟動游牧生活的更多選擇性,讓在城市之中不只是簡單的生存著,而是對生活的空間場域有所回應跟期待。

瀏覽其他作品照片 區域地圖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