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ng Yuan Christian University

都市裂縫

都市計劃的標準價值觀介入並改變自然聚落後
產生的破碎地帶,我們該如何重新論述

動機

人的遷徙與聚居,伴隨產生各樣機能與需求,其中也包含交通。原先,聚落沿著河岸及資源自然地形成,緩慢且充滿彈性。隨著時間人口增加、聚落擴張,交通型態轉型;聚落需要更寬的路,更快速的交通方式。

圖1

於是在主要道路上,居者做出了讓步和犧牲,換取整個生活圈的福利。聚居擴張形成交通,交通發展帶來聚居,彼此之間是不斷地交互作用變化,兩者本該是相輔相成的存在。現今的都市計畫,計畫變更了土地的使用方式、大範圍整合區域,本意是希望區域間在使用上有更一致的走向或更明顯的分工,或是在交通上有更舒適安全的行走空間、更快速的車道,但是這些計劃往往無法顧及小尺度的故事。

關於剝奪

我將這些大計劃下的犧牲,這些未能願換取的生活品質,解釋為一種剝奪,一件日常中的異化 ──正是這些異化在不斷重構我們的生活。「都市裂縫」的起因不是自願,當然也不全然是都市更新的迫害;土地值得被善待,生活值得被祝福,即使如此,這些衝突仍然會發生;因此,我們才會需要「理想規劃」以外的策略,比起系統化的分析,更需要朝社會心理學、人類學的方式走進這些沒有被論述的地帶。我們需要更聚焦在個別的生活氛圍與個性,真正區別「這裡」和「那裡」、「你的」和「我的」,這些難以被統稱、概括的細節。

圖2

衝突來自於一種力量,它帶來的陣痛,改變了一直以來的生活步調與面貌,但最直接接受衝突的我們,卻只是在破碎的紙張上,用膠水黏合,以熨斗燙平,假裝那明顯的痕跡不曾存在過;如果剝奪沒有帶來新生,我們的日常在最後也將歸於一致和麻木。

大尺度的解法,造成小尺度的負擔

觀察台北東半部的發展,從一開始沿著水文脈絡的延吉街和文昌街附近聚落的自然生成,到後來各種計畫社區出現,間接影響以仁愛圓環為主的交通系統成形。計畫聚落和自然聚落這兩種型態同時存在,導致計畫聚落的不論是商業化或秩序開始蔓延到周遭的原始聚落。

圖3 圖4

計畫社區和原生脈絡並存,構成了大安1970年的地景,變成這個奇怪又豐富的樣子,有大片農田,也有貫穿大安的信義路,原生的脈絡也有街區覆蓋在上面。為了完整整個台北東半部的都市計畫的理想,「通安里」這個夾在通化商圈和信義路、安和路之間的原始聚落,到最後也被劃分成一格一格方正的街區。

圖5 圖6

在大計畫下,通安里變得破碎,「都市裂縫」剝除的地塊,布滿整個聚落,我們居住者找不到被重構前的紋理,外來的人也找不到重構之後的品質,使用者對土地的詮釋已經變得混亂而且消極。被分割後破碎的空間被鐵皮違建填滿,或是完全棄置,無視合理性或生活的氛圍,變成好幾十年阻礙了整個社區發展的原因;靠近大馬路的沿街面已經用整合的方式蓋起高樓,開始抹去這裡原本的紋理;都市化的秩序立面開始修飾裂縫兩側,修飾掉規畫街道的矛盾,立面後方也是我們看不到的居民的日常。

如果我們能拆解這個一次性計畫,細分出很多個步驟來調整每個被留下的碎片,對通安里那些破碎地帶,我們就能有更善待他們的詮釋。

圖7

破碎的重量

大部分的破碎地帶在現況上,相對輕巧零碎,我延伸了它的重量,將零碎依附的意象放進基地裡,在既有建築和具有臨時性的設計間對比都市計畫的理想和現況的真實性。

圖8

配合現在的行為或生活模式,利用一些交換和引導的方式,讓畸零地發展出連結周圍既有建築的作用,畸零地的強烈個性就可以被彰顯出來。
交換或引導可以直接讓道路的公共性延伸,藉由畸零地依附在其他建築物上,讓公共性在計畫道路以外的地帶交流,在正規的公共和聚落裡私有的公共之間得到一些立足點

圖9

流通

我的基地選在通安舊聚落中心,被劃開後周圍的房子都向道路沿街面靠攏,我的想法是把機能全部抬高,平面層打通,讓自由移動流通的行走空間不只出現在計畫好的十字道路上,而是整個社區。

圖10 圖11

夾層

圖12

第一個設計,是被舊水紋痕跡影響形狀的基地,被新蓋起來的住宅填滿,利用這個歷史脈絡去拆解被填滿的現況,在基地中置入另一個鬆散的夾層從沿街的建築延伸出來的平台,把基地外的公共性引導到建築的背立面,藉由居民的自由穿梭或在這裡產生的活動,把公共性帶進這個曖昧的介質,利用它的角色,發展這種零碎而且充滿私密性的聚落公共。
在設計外,入口利用和既有立面不同的構造或材質,暗示這個第二層的空間,不論是在尺度或者動線上,以親近日常或親近居民的方式設計和引導。

圖13

整合

第二個基地在轉角,是一個比較獨立的地塊,現況是一個被棄置的土地,旁邊大樓的出入空間備擠壓變成一條細縫。我想利用基地去做大樓和旁邊兩個獨立店鋪這三者的整合,把麵攤原本攤平的機能作簡化和抬高,讓給大樓一個新的門廳,這個門廳的空間同時可以做這個麵攤的營業,順著樓梯動線,延伸到旁邊獨立的燒肉店的設備空間去做整合;在剖面上,與大樓住戶的關係騰出一段距離,營業時段外則變成住戶面對街道的緩衝平台。

圖14 圖15

附掛

第三個基地夾在民宅和海產店的背面的三角形地段,正對道路。
狹小的基地上被平均分割成里長辦公室、早餐店、美甲店等等的機能,我保留了量體保持街角完整,同時提供分層的店鋪,也拆解里長辦公室讓他變成類似社區藝廊、閱讀區的空間。

圖16

利用甲板的延伸,新長出來的設計可以依附在舊的住宅上。我嘗試一種讓畸零地爬上立面的設計,取用這個背立面做公共空間的延伸,降低畸零地的限制,使用者可以自由的在上面移動,置入的中庭作為接合基地周邊機能的一個共有的中介空間。

我在拆解掉原本被填滿的現況後,順著他原本畸零地的土地原始形狀去做出兩種機能的劃分, 一方面嘗試這種利用畸零地和周圍的建築物互動的方式。

圖17

開發

第四個設計點是個社區中心,在這裡我試著用設計操作回應基地旁邊住宅大樓對於整合開發的做法。現況是在這一片鐵皮房裡沿街面都是不同的商業行為,藉著整合開發的思路,我嘗試用善待通安紋理的方式,去對比現在基地周圍的開發模式;我不去抹掉他的斜角,也試著順著當地的生活氛圍,把一樓變成一種社區中心或商店街,平面層還原本來商店街連續面。

碎化的方式也保留它的商業型態,將一樓的商業行為和二樓以上的居住空間脫開,平面層置入的中庭,是希望這個設計在整合開發的土地條件下,能回到聚落生活的一部分。

圖18

連結

第五個基地在舊聚落的入口,是一個原始紋理上的路徑交點,現況被違建佔據;違建擋住社區入口,也同時維持住舊聚落痕跡。我的做法是在平面層上把後方的社區的入口打開,紋理的部分利用加蓋的空間去做連接。藉由設計動作,讓本來模糊而且連續的社區,有可以有更細化分割的細節,加蓋的空間在機能不同的前提下,用不同的構造去設計。

我呈現的是一種在畸零地上輕巧薄透的臨時的構造,延伸的甲板和新搭建的空間,彼此之間可以是不同的使用,但使用者可以沿著立面外附掛的動線,將公共延伸並抬高到屋頂這個新的水平層。

圖19 圖20
瀏覽其他作品照片 區域地圖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