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ng Yuan Christian University

城市縫合-重拾屏東市自明性

我們既熟悉卻又陌生 / 其實這是一次失根年輕人 / 對於城市的重新認識
圖1

陌生城市

現代城市語彙逐漸相似,條條筆直的柏油路、平坦整齊的公園、約4層高的樓房配上鐵皮雨遮,來自不同城市的我們對於家鄉的回憶卻如此相同。
然而卻會聽到在地人感嘆城市不一樣了,明明我們生活在這,卻總在回想時感到陌生。

或許是城市失控了,設想一個城市的生長歷程,

圖2

有機發展–逐漸聚集–分區規劃–快速擴張–不敷使用,接著向外圍拓展再產生新聚集,這樣循環幾次後城市中心潰散–小城市失能,再隨著交通發展後被大城市併吞最終小城市消亡,而我所討論的屏東市正處於中心潰散的階段。

面臨問題

圖3

屏東市作為現代都市發展已邁入了後期,跟不上新族群以及產業結構的市區逐漸產生缺塊,在高雄市擴張之下「屏東市」面臨硬體及軟體的瓦解。

圖4

過去資訊交通較慢的時代,人們的一日生活圈大多在同一個城市,也就是所謂的「落地生根」。而隨交通發展人們的一日日常可以被多個城市分割,於是人地情感逐漸淡薄。

城市缺塊

圖5

不同族群一起在城市活卻沒有交流平台,所以他們總不了解對方,也無法對城市產生共鳴,於是對於城市的情感也無法傳承。

在中心潰散的過程中,儘管市 區產生了很多的缺塊,然而在被劃分好機能的街區規劃中,不同族群的人(老人、學生…)仍缺少彈性的空間交流。

圖6

軟體上,現在發生的活動在被制定好機能的 域發送單向活動,這種單向的「被給予」 使得交流漸失進而城市失去自明性。想像要了解一個城市的歷史,從前會去巷口、廟埕聽老人講古,過程中就會與老人討論不同的生活經驗,而現在會去圖書館借書,看著某幾個人寫好的教科書,然後看完了就沒有然後了。

圖7

硬體上,連根拔除式的更新也使得場所難以累積人地情感。

現有城市空間問題

公共空間問題
1.活動排他性過高。
2.產生活動的空間不夠小和散佈產生活動門檻高。
3.活動產生的聚集空間大多綑綁消費行為。
4.空間大多有被定好的機能,自由性不足。

圖8 圖9

對策

利用城市中的缺塊縫合出新的場域,深入被框住的特殊空間,使市民都能夠漫步之中,並與城市的其他住民交流,對城市留下記憶錨點並累積人地情感。


過去的記憶

過去屏東市的小孩透過排水明溝這個場域認識城市,他們把鞋子丟到水中開始追著他,先繞過一根根的巨大椰子樹,接著可能聽到教堂傳來的聖歌,如果碰到水變冰那就是戲院到了。

圖10 如今這樣的場域在城市破碎之下早已不復存在,所以我想透過所設計的介面揭開城市的脈絡,並讓介面產生新活動。

角色定位

我代表 ?
失根的年輕人。

我面臨 ?
城市的破碎,
人地情感的斷裂,
並難以在公共空間互動

我想要?
重新認識自己的城市並且定義他。

總體概念

用形狀象徵空間的可及性,設計人進去才會產生個性、保持彈性的空間,這是探索城市的場域,同時也容納新生活習慣的空間。

圖11

失根年輕人在家鄉的一天幾乎和城市沒有互動,較長時間的漫遊(閒晃)會選擇1.高雄(購物)2.鄉下(自然)。所以重新檢視他們一天的生活,把有機會接觸城市的活動放進設計基地裡。

圖12

這些基地會組成生活的漫步區,在現有分區的快速點狀移動之間,創造出屏東市區內可以漫步停留的地方。

圖13

進入基地

圖14

屏東公園西南側,非有機公園

動畫連結瀏覽

日治時期建立的公園,有象徵行政權的椰林大道也有象徵阿猴神社崇高性的水池參道以及雨豆樹,所以公園被規劃的特別整齊,而在西南側卻熱鬧的林立著北區市場延伸出來的小菜販們。
我所選擇的基地隔開了兩個溫度不同的區域,卻也同時被兩邊所忽略。

圖15

設計對於周遭的改變-將設計放入基地打開區域後,可以使附近學生自習或社團練習、聊天的地方從公園內的圖書館拉出來。並且可以成為低產量的城市農交流處。

圖16

屏東夜市,舊菜市場

動畫連結瀏覽
圖17

而西北方街區深處的巷子內,一條只剩鐵皮雨遮覆蓋,沒有菜販卻有大冰箱以及幾個流理台的神奇空間,其實是搬走的舊菜市場。他是屏東夜市的後台,成了現代夜生活宵夜的後勤,最舊的市場遺址卻有趣的成為24小時營業的菜格子。

圖18

設計對於周遭的改變 -設計了夜市中的停留空間,與鄰居、家人作息不同的年輕人可以(叫外送)到這個地方聚集,並且成為24小時營運的菜格子,也是街區內老人的交流空間。

構造形式

語彙選擇以六角形發想,具備多元的方向性以及容易組合的特性用,使構造兼具模矩化與有機性

圖19

Next

圖20

事實上我代表的是單一族群對於城市的猜測(觀察、渴望),所以這樣串聯起場域,創造出可以被改變(保有有機性)的空間,在開始發生活動之後與其他族群產生反應,最後再累積出漸變的新城市樣貌。

區域地圖位置 影片介紹一 影片介紹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