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ng Yuan Christian University

翡翠灣 牆之間

用廢墟的故事,鑄造一座牆群,讓古老的光穿過山海之間的矛盾與記憶
圖1

分割樂園與墓園的長牆

北海岸萬里區的翡翠灣是一個因地形與規畫形成的封閉樂園,建築鎖住時間,化為符號,停留在各年代對未來的想像。

圖2 圖3

觀光業的興起讓渡假村與聚落產生利益衝突,築起了高牆,也隨著觀光業沒落,人去樓空,留下了牆壁,如今除了牆之外的周邊皆在未來成為廢墟,我想要利用牆更新這塊土地,但這之前需要化解邊界衝突,整合過去的記憶。墓園、居住與玩樂的邊界如何整理這三者過去的衝突記憶,又能創造新的對話機會?

圖4 圖5

牆的升級與轉型

牆壁不再是單方面宣示權力的邊界,而是做為新的中介空間,為了自身目的而存在,形成一個過渡的介面,並提供一種特殊的觀點,引導未來土地發展的方向。

圖6 圖7

我透過更新土地來進行復興這座海灣,這裡值得一看的是蔚藍的海與曾經輝煌一時的飛碟屋。居民生活與古老的墳墓,相對於渡假村與前衛的飛碟屋,一堵牆隔開兩個世界,牆壁自由穿梭於衝突矛盾之間,這裡的時間一直停滯在泡沫化後的年代。

中立的異質場域

我想創造如同沙灘一樣的過渡區,永遠中立的觀望這塊土地上兩邊所發生的事,站在這座由牆壁構成的建築之間思索著邊界上衝突的風景。這條道路將解決許多問題,作為不同的身分被觀看或膜拜,這條路也是凝固記憶的機器。

圖8 圖9

基地最有魅力的地方是衝突的土地關係,跨越這道邊界,會面臨一種瞬間的茫然,場景的切換是充滿張力的,因為原本的牆壁如此的沒有厚度,所以在跨過後馬上能意識到異質,時間延伸與切斷在極短的過程中被牆厚所定義了。

圖10 圖11

這個過程如果能被延長到變成通道,就能意識自己身處於過渡與衝突其中,或許會恐懼,因為這裡不屬於任何人,遊客此時的心靈將會處於不穩定,想要逃離這裡,或者引發探索。

自由的遊走於對立

對於深知通道兩地的人來說,這座牆群是最自由的空間,能夠欣賞兩地之間風景的地點,站在中介的位置,來回思索著生死的之間的意義,這是一個可以忘記自我的空間,山海之間的風景穿過牆群之間,光影與記憶在其中成為敘事者。

圖12 圖13

記憶的歸納與活動的轉型

圖14 圖15

透過研究基地上原有的建物(飛碟屋、傳統墳墓、聚落),提取出原有的價值,做為置入新活動與機能的依據,歸納舊有的記憶,化解基地邊界的矛盾,也引導不同區域面對未來的方向。

地景建築與血管

圖16

一條由沙灘通往渡假村的路徑,濃縮土地舊有的記憶也延伸沙灘的中介公共性,保障居民生活的通行,提供儲存記憶與新活動的基礎結構,結合新的產業帶來經濟效益,讓遊客與當地人在不同時序都能與這道邊界產生互動,也作為更新土地的主要血管。

墓園與公園

透過整理墓園騰出原本與飛碟屋社區的緊張的牆壁介面,造成臨避主要原因就在符號式的外型,讓對死亡的恐懼放大形成為象徵,利用轉化取代原本符號的意義。

圖17 圖18

掃墓與野餐,透過碎化牆壁退讓出空間,讓這兩件事具有對望的機會,透過活動交流下空間邊界的變動,定義生活與死亡的距離。

圖19 圖20
瀏覽其他作品照片 區域地圖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