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ng Yuan Christian University

拾年-台北青年生活

當遍佈城市的超商與青年住居結合。
圖1

動機發想

在外租屋的這5年,「居住」為必要之行為,但如何「住」卻是一大課題。朋友們一起選擇家庭式,單獨一人或情侶等選擇雅房、套房,各種排列組合,但是都離不開核心問題「交流」。因此我認為「青年如何居住,居住後如何交流」是我想研究的方向。

拾年,十年,在畢業到成家前的十年
我們都嚮往到台北生活,而居住於台北的青年,每天回家所見為何?

圖2

狹長的走廊,回家時,往往自己家門前的日光燈永遠閃爍或損壞,而當準備回家或是準備出門時,若此時鄰居正好也要出門,最長遇見的情況就是鄰居以極快的速度與力道將門甩上,避免相見時的尷尬。進到家後,面對著擁擠、無光照、不舒服的空間,長期找不到好的居住空間,只要是條件好的租屋,往往都負擔不起租金。

全台灣人都嚮往到台北工作、生活,而所有人也都密切的關注著台北,造成台北房價形成一個重要的議題

台北和亞洲其他大城市相比,面積為倒數第二名,但是人口密度卻是遠超其他國家為第一名。

以近一個月各大房屋平台登記的價格為例,以建築系畢業生薪水3萬試算,必須工作 60.5年才能在信義區買一棟30坪的房子。 台灣尤其台北的房價與薪水的差距關係為全世界排名中第3名。 而在台北低於最低居住水準的最大部分為一人家戶。

即將畢業想去台北工作的我們,在台北面臨的是什麼?

1.居住空間不佳
以青年居住空間現況為例,我列舉了在台北租屋的青年最容易選擇的5種房型,而為什麼會是這5種? 原因是租金低,但屋況、居住空間、環境不佳,位置偏僻

2.買房壓力
買房壓力、薪水不夠、家裡壓力、結婚壓力等

圖3

3.無人交流
離開自己的故鄉到台北工作,沒有朋友,只有工作和室友,而現代人常常回到家後就將自己關在網路上,怕和別人交流甚至失去交流的能力,久而久之產生「社會孤島」的現象

居住環境、工作壓力、經濟壓力、交流壓力,種種原因日積⽉累造成社會問題與健康問題增加。

台北青年生活現況分析

圖4

8點上班,19點下班,下班後通常會加班、補習,休息時常利用空擋到超商買個食物、飲料或是逛逛。平均通勤時常為半小時,通常以機車的方式上下班。 假日時無論去哪裡,超商也都是休憩一隅。 現代的青年對於自己居住周遭一定要有超商,似乎沒有超商就是不便,就是不易居住。

如果有機會,對於居住空間的要求,以對外窗為主,廁所、公私人聚會空間都是關注的要點。從表格中能看到,青年的活動與超商已經密不可分。

而我針對青年的生活紀錄繪製了圖表,分為三類:「有工作、沒工作、大學生」, 可以看到多數的青年的生活大多奉獻在工作當中,回到家的時間佔少數,而這些休息時間就極為重要! 如果回到家後,又需要面對居住環境、不熟悉的室友等,基本上是應付不了隔天的工作。

總結上述資料,我認為青年正面臨兩個問題:
1.青年居住
2.青年交流

圖5

青年居住

圖6

以台北城市空間現況來來看,第一張圖面是台北公共空間的圖底圖,可以看到白色的為虛空間;換個方式來看(第二張圖面),白色的為已使用空間,可以看見,城市已非常飽和;(第三張圖面)接著扣除山、河川等空間後,(第四張圖面)能看到台北城市的剩餘空間已經非常瑣碎。

城市剩餘空間

在以往的畢業設計中有非常多人討論到以下幾處剩餘空間,高架橋下、垂直逃生梯空間、建築量體間夾縫。但是對於居住來說,條件不足以支撐品質,因此我再思考,在城市中有沒有一處剩餘空間是能同時滿足
1.普遍性
2.完整空間品質
3.又與住宅有密切關係

於是我想到「超商」

超商

圖7

超商遍佈在城市中,在台北每300公尺就有一間超商。

圖8

從這張超商分佈與都市空間關係圖上來看,超商已在捷運、都市節點、人口密集處廣泛分佈,遍佈了整個台北。

圖10

從超商發展的歷史對應城市發展,捷運的開通對於超商的擴展程度有了爆發性的成長。

圖11

超商發展至今已經融入了我們的生活中,三餐、繳費、購物、訂票、日用品、休憩、辦公等。

圖12

超商已經取代了家中的大部分功能-「餐廳、休息、交流、安全、廁所等」,於是我認為可以將超商和住宅做結合。但是這個新的模式是專門以剛出社會的青年為主,因為我們所需要的空間並不用非常完整,只要一處能好好休息,能當作「家」的地方就可以!居住的時間也不會很長,以半年-一年為主,作為我們到台北工作的避風港。

青年交流

什麼樣的情況下人會交流? 工作坊、遊行,都是因為有一個共同的目標、興趣,人才會主動交流。

現有解決方式

圖12

1.背包客棧
將人放置在同一空間,但是對於個人空間僅有簾子遮住,無法讓人放心,當人無法放鬆時是無法進行交流的。並且在心理學上,陌生人與人的距離已經小於社交距離甚至到達親密朋友的距離。

2.公宅
將客廳、廚房等家的功能抽離,融合在交流空間,並放置空間,讓人交流。但是我認為公宅因為必須將居住最大化,所以將走道空間最大化,以致在人最常接觸的地方形成一個狹長高聳的空間,無法交流,並且人與人之間的接觸非常直接,常常形成尷尬的情況。

圖13

就像當我要從家出門時,若鄰居也剛好要回家/出門,常常鄰居都會馬上將大門關上,或是掉頭先離開,等我出門後再出家門。

新交流模式

所以人在什麼樣的情況才會交流? 我認為交流是一種漸進式的認識,而非直接見面講話就算。以近幾年興起的兩種方式為例-「隔簾相親」、「關燈交友」。先不見面,從聲音、談吐、思想認識才進而當面聊天。 兩種模式都是在避免第一印象,直接的見到、見面。 我認為這才合理的交流模式。

以我自己為例,我在台北租過房子也住過一陣子,雅房、套房等,其實往往回家開門的那瞬間都是最尷尬的,無論室友與我,交流的開始都發生在回房間整頓後再出來的時間。

圖14

所以我認為透過更改空間的開口與擺放位置,分離青年回家動線,讓回家是件獨立的事情,回家整頓後再出來與人交流,才會讓交流的機率大大的提升。 並透過將居住空間中的書桌抽離,希望讓人走出房間。最後將住宅中抽離的元素與超商功能結合。

基地

我選擇了3處基地作為設計的參考點
1.工作區-辦公大樓樓型態
2.居住區-三角窗型態
3.工作居住旅遊區-捷運站型態
希望透過操作不同屬性、類型的基地來探討超商與居住的可能性。

內湖-工作區-辦公大樓型態-大眾門市

圖15

圖中是平日與假日人流圖與來店原因,此一基地的空間特質為工作區-主要以上班人⼠為主,我認為此區的生活模式中缺乏一處短暫的休憩處,因此選擇將超商熱食、微波食物、吃飯的部分,與廚房結合,讓「吃飯」這個行為被放大、放慢,並透過廚房當作居住、超商與顧客的中介空間,創造更多的交流機會。

設計策略

圖16

以原有的建築進行改建。進入超商後,會看到長型的廚房連結著居住、工作空間。回家後、工作閒暇時,會看到大家都聚集在廚房,互相幫忙、聊天,或許能進一步交流,而接著到進到更私人的聚會空間。希望透過此一功能的置入,提升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對於廚房,在閒暇之虞,我認為能透過合作,提供此區中較弱勢的族群伙食,不再像以往只能幫助特定區域的人,而是可以利用超商的普及性與普遍性幫助更多人。

東湖-居住區-三角窗型態-新東湖門市

圖17

東湖,位於內湖與汐止區之間,圖中是平日與假日人流圖與來店原因。 此門市的顛峰為9.19-21點,為上班通勤「前」與下班通勤「後」,為出口前的第一站 與回家的最後一站。此一基地的特質為-住宅區-早晚人較多。在基地上有一限制為,原此棟公寓的垂直動線樓梯間不可更改。對於居住區,我希望將洗衣、咖啡店與居住、超商結合,透過日常洗衣的動作去創造成多的交流機會。

設計策略

圖18

以原有建築進行改建。進入超商後,會先看到落地的置物牆面,現今網路的世代,網購、郵寄等已經非常普遍,每季的購物節、活動都會讓超商堆滿貨品,甚至會影響到超商本身空間運用。藉由超出人體尺度的高置物牆面讓人在取貨時,有機會能互相幫忙與交流,且另一方面能解決置物空間的問題。接著看到洗衣咖啡結合的空間,居民的日常都將在這發生。對於洗衣房,我認為能當作此區的控制點,收集此區的舊衣去幫助需要的人,並藉著超商的普及性與普遍性讓所能幫助的範圍擴大。

士林-工作、居住、旅遊區-捷運站型態

圖19

圖中是平日與假日人流圖與來店原因。平日人流高峰為 9-11、16-19 ,在假日白天都是源源不絕的人。此一基地空間特質複雜且多變,捷運站的特質是「休業時間」,為晚上12點到早上6點,而在此一時段,會讓犯罪率提高,因此我想利用超商24小時的特質,將人帶入此區,希望能藉著超商的普遍與普及性,能讓此區能更佳安全與舒適。

設計策略

圖20

原建築改建,士林站作為旅遊轉運大區,常作為與人相約之地方,現況的捷運柱下的街道傢俱上,常坐滿著人。因此在基地中我置入了許多「等待」的空間,讓人能舒適等待的區域。作為旅遊轉運大區,士林站內並未提供遊客中心,因此希望在基地中能加入此功能。

瀏覽其他作品照片 內湖區域地圖位置 東湖區域地圖位置 東湖區域地圖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