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ng Yuan Christian University

台北城市的當代聚落想像

住商混和的城市生活真的如此美好嗎? 我們對於所居住的城市聚落還可以有怎樣的期待?
圖1

緊湊城市中的都市生活聚落

城市為人類高密度,多功能的生活機能群聚而成集合體。法國社會學家列斐伏爾提到城市裡生活的劇碼(Drama of Life)。

圖2

台北市是住商混和極致的緊湊城市,機能的混用提供了極高的便利性與城市生活的交流舞台,形成台北獨特的人情味與溫度。

而住商混合的都市聚落真的如此美好嗎?
商圈做為住商機能混和最極致的聚落,其中的機能混用問題也被放大。師大商圈經過居民的抗爭後住與商的範圍被維持在一個微妙的平衡。

圖3 圖4 圖5

現有城市聚落問題與居住想像

台北城市的當代聚落缺少了什麼? 都市的紋理由規律/均值,由大到小尺度的網格狀道路切分,其中排列的街區並沒有設計良好的都市公共性,沒有足夠的綠地,沒有舒適的人行道,沒有好的活動空間。只有貫穿生活街區的大大小小的馬路,而居住建築沿著街面成為了連續厚重的高牆。
於是只是垂直往天際堆疊的居住單元變成了某種困住生活的塔。

圖6 圖7 圖8

當代聚落想像

那我們的都市聚落可以是什麼樣子?這不應該是一個虛無飄渺的空想,而是在這看似混亂且極度密集的聚落交集中找尋能夠改善生活在都市空間中的策略。藉由都市觀察實驗當代街區的構成元素與其中嘗試適合發展的街區原型策略。

圖9

第二層的公共生活 - 立體步行系統的構成

立體步行系統

地面層因尺度與商業佔據使用無法滿足舒適的步行與公共空間在二層立體的步行系統被滿足。而二層的步行系統由立體院落的水平共享而成,由步行系統串連起原本城市中被立體破碎的人行活動,在系統中共構了公共空間與居住在以點狀的商業回應地面層擴散移轉的商業價值。
步行系統由人體感知出發,以曲折節點複寫都市紋理,並提供立體的生活尺度廣場與停留節點再塑都市中消失的公共生活。

圖10

立體步行系統複寫傳統都市紋理

地面層因尺度與商業佔據使用無法滿足舒適的步行與公共空間在二層立體的步行系統被滿足。而二層的步行系統由立體院落的水平共享而成,由步行系統串連起原本城市中被立體破碎的人行活動,在系統中共構了公共空間與居住在以點狀的商業回應地面層擴散移轉的商業價值。

步行系統由人體感知出發以曲折節點複寫都市紋理並提供立體的生活尺度廣場與停留節點再塑都市中消失的公共生活。

圖11 圖12 圖13

當代聚落的擴張可能性

立體的水平步行系統垂直複寫了傳統的網格狀都市紋理,既有街廓的框架下,步行系統以人體感知蜿蜒曲折的穿越街區並打開了原本的牆,而步行系統之中的空間機能除了滿足原本居住需求外,另外回應都市中的社福需求配置了老人照護點與社區中都市的公共空間。

舊有地面層應為規劃與使用上失能的通行功能在立體的步行系統中被滿足,並進一步塑造了人於城市聚落中那些被遺忘的美好的生活性,藉由步行的串聯使故事開始發生。

圖14 圖15

空間的權力交換 頂層屋頂花園的再想像

圖16

屋頂花園的居住想像

當代的聚落系統是由空間權力交換與探討在混亂的城市環境中考量利益與都市生活的可行性所成。 相比於二層串連起退縮的院落與延伸連結起整個城市聚落的步行系統,屋頂花園系統則是以一個街區為單元,藉由步登公寓相似的建築尺度,將街區中的屋頂整合共享,彌補二層的空間權力交換與創造屬於街區中的屋頂公共性,而不同的族群在空間權力交換重新洗牌的過程中能夠選擇在不同高層適合的居住空間品質。

圖17 圖18

當代聚落的未來展望

現有聚落因為產權,金錢,法規,租金利益等等現實要素無法被改造,居民被迫於生活在高壓的聚落環境中且沒有舒適的公共生活,在城市中生活的美好漸漸被現有的無奈取代,因此立體的步行系統雖無法解決複雜的產權與都更問題,只是在現有的聚落生活中找尋美好公共性的可能。

但對於未來的展望,當有一天街區能夠被逐漸改造汰換舊有步登公寓時,立體的步行系統將會繼續發展在新建築中。換言之,立體的公共都市系統提供一個未來新聚落的原型,當街區建物全部更新後,立體的公共系統會以另一種新的空間尺度存在,提供在越發高密度發展的城市模型中公共空間也隨著城市發展提供相對應的平台維持城市生活美好的戲劇性。

圖19 圖20
瀏覽其他作品照片 區域地圖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