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ng Yuan Christian University

【2020】中原建築系畢業設計 ▏垃圾車遊行

我的建築系畢業設計主要從台灣的垃圾車文化出發,去思考垃圾車文化與設計間的可能性,垃圾車的存在激發了社區活力的臨時空間,我的設計為街廓重新植入Program,創造新的社區共居可能性,提升鄰里關係。
圖1

建築系畢業設計題目發想

你還記得每天傍晚時耳朵響起熟悉的"少女的祈禱"歌曲嗎?以及看見鄰居從家裡提著一袋袋的垃圾到那個你熟悉的街角等待"它"的到來?

這些垃圾車所創造的日常是台灣特有的文化, 甚至紅到海外,老外也對此文化佩服不已,在台灣的人們因為垃圾車的存在而在這匆忙的都市中開始產生交集。

我的設計希望將垃圾車激發的臨時空間所帶動之流動性與社區活力,透過空間介入重新定義“社區”空間可能性,串聯不同文化、國界以及身分的人群。

台灣垃圾車影片

使用者設定

來自印尼的移工看護與在地台灣人

基地選擇

從研究基地中選取一塊印尼移工居住密度高的街區-莒光公園旁的莒光路進行改造與機能置入。

腳本設計

主角1 雅妮

雅妮, 來台灣做看護已有5年的印尼人,照顧一個高齡85歲的老爺爺,住在中壢莒光公園附近的路。

附近都是透天厝,他每天早上都會帶著95歲的爺爺路經這條莒光路,上面也沒什麼特別的大多是關了門,或者經營不善,又或是停車場 接著路經一個幾百年都沒有人再住的轉角透天厝來到公園散步。

對雅妮來說最特別的經驗就是一開始來台灣聽到少女的祈禱還以為是賣冰淇淋,後來探出門才發現原來是垃圾車, 有趣的是每次他 幫忙家裡倒垃圾都會看到很多人一起聚集在角落等待又或者追趕著垃圾車。

圖2

主角2 志明

志明,一個住在莒光路上的小小上班族 每天 早上匆忙的趕著上班。

他每天的例行公事就是5點回家,拿著垃圾袋去追趕垃圾車,偶爾提早到會和隔壁鄰居春嬌打屁聊天。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他覺得這樣的每天上班下班的生活有些單調,而每天的這10分鐘對阿志來說算是一天當中特別的時光 。

圖3

旁白 鄭惠珊

我是一個建築系的學生,對台灣獨有的垃圾車文化很感興趣,尤其是垃圾車所激發的聚集現象,而我的設計目的是希望將這些臨時空間所帶動的流動性與社區活力,透過空間的介入去重新定義與創造“社區”空間的可能性,串聯來自不同文化背景國界以及身分的人群。

圖4

前奏 - 從都市Figure Ground去看垃圾車

Figure ground以實體建築來定義公共性去看城市,而垃圾車所產生的空間發生於外部,於是乎我希望以都市外部空間的角度切入,思考外部社區空間的可能性

圖5

導歌-垃圾車所創造出的空間特質

從垃圾車創造出的街區空間使用狀態與居民活動可以發現,臨時空間大多發生在建築外部與垃圾車的中介場域,因著垃圾車到來的時間幸而街道的使用與臨時空間產生變化,在垃圾車來時店舖與街道外部中介空間被居民所佔用,而在非垃圾車時段則會再店鋪外部聚集消費者。

圖6 圖7-10

副歌前段 - 設計意圖

由此可知這個中介臨時空間在垃圾車來時是存在於街道外部和街廓連成一體,平時又變成了店鋪的內部空間,對於街道而言垃圾車來時他擴增了公共性場域, 而垃圾車走時公共性場域又轉變為 商業聚集空間,從Figure ground的角度來說這個變動性是減法的,而我的設計利用減法抽離街角並置入 Program,而外部空間因著垃圾車的到來產生變動。

圖11

橋段-改造前的莒光路

原本的莒光路毫無生氣,大多是關了門或是閒置使用率的場域,平時只有在垃圾車來時才會聚集一些居民,包括雅妮和志明。

圖12

主歌 - 改造後的莒光路

圖13 圖14

有一天...........莒光路變得不一樣了。
現在倒垃圾的時間,就會匯聚許多居民在以前是閒置屋的空間聊天。
先前是停車場的空地,如今也充滿活力,人們在倒垃圾後會順帶逛市場,又或者帶著寵物運動。
原本封閉的街道被打開形成騎樓,其中開了一家印尼餐廳,亞泥很喜歡平時和倒垃圾時到這與其他朋友相聚。
雅妮住的民治街與莒光路的交叉口,如今的街口也是充滿生氣,現在洗衣店與社區中心可是人們常常聚集的社交休閒空間,打開與開放的轉角空間使得洗衣書店,社區中心的活動可以延伸到街道空間。

圖15

沿街以連續的綠帶與休憩區串連這些節點機能。

圖16 圖17

尾奏-改造後的莒光路社區日常

幾年過後,雅妮和志明成為了好朋友現在的他們非常喜歡現在的社區也很期待每日的倒垃圾時光!

圖18 圖19
區域地圖位置 臉書 網站